系統傢俱工廠直營

關於部落格
美國進口傢俱
  • 1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9天的昏迷,是他最長的“假期”

  □記者於揚實習生李玉坤 文圖   核心提示|從警10多年,堅守“打黑”一線近10年,周口市西華縣公安局年僅34歲的民警胡沂東倒下了。從11月10日在辦公室暈倒,至11月18日晚經搶救無效離世,這短短的9天時間,是胡沂東從警以來最長的一次“假期”。但遺憾的是,他再也無法回到他熱愛著並傾盡心血的警察崗位上了。   他留給父親的最後一面:   啃了一塊饃,吃了幾口菜,撂下碗筷,就去了單位。   他留給同事們的最後一句話:   “剛纔傳喚的有個證人,你們幫我接待一下,分給我的案件先讓其他人辦理。給我老婆說一聲,讓她去醫院照顧我……”   他留給妻子的最後印象:   “這9天,對我們來說是漫長煎熬的9天,但對於沂東來說,卻是他從警10多年來最長的一次‘假期’。”   惋惜|連續帶病工作,34歲的民警倒下了   11月10日,距網絡狂購節“雙11”僅有一天時間。   看著丈夫五六年沒添過一件新衣服,胡沂東的妻子謝慧麗說:“沂東,過節衣服都便宜了,給你買件厚衣服吧。”胡沂東擺擺手說:“你跟孩子穿好就行了,我有警服。”   大約10分鐘後,胡沂東的父親胡有毛喊他吃飯。“啃了一塊饃,吃了幾口菜。”胡有毛說,撂下碗筷,兒子就去了單位。   但胡有毛怎麼也沒想到,兒子胡沂東再也沒能回家。   當天上午11時許,正查看卷宗的胡沂東突然感到一陣眩暈,被送往醫院後確診為“腦乾出血”。   “剛纔傳喚的有個證人,你們幫我接待一下,分給我的案件先讓其他人辦理。給我老婆說一聲,讓她去醫院照顧我……”這是胡沂東留給同事們的最後一句話。   此前,胡沂東已連續感冒5天。倒下時,胡沂東是西華縣公安局“8·6專案組”成員。他所在的“有組織犯罪偵查大隊”,是群眾常說的“打黑隊”。胡沂東已連續在專案組工作了上百個日日夜夜。   被送往醫院後,胡沂東昏迷了9天,直到最後經多方搶救無效離世。“這9天,對我們來說是漫長煎熬的9天,但對於沂東來說,卻是他從警10多年來最長的一次‘假期’。”胡沂東的妻子謝慧麗說罷,潸然淚下。   胡沂東走了,年僅34歲。   理想|從小立志從警,希望儘快穿上警服   昨日上午,大河報記者走進胡沂東的家中。一座上世紀90年代建起的兩層小樓寧靜、簡樸,不大的院子里站滿了胡沂東生前的同事、親友。大家表情凝重,來為沂東送行。   胡有毛是軍人出身,兒子胡沂東出生時,他正在山東省沂蒙山區服役。胡沂東的名字,也由“沂蒙、山東”延伸而來。   胡有毛清楚地記得,從小生活在軍營的胡沂東,對“軍人和警察”很是嚮往。在兒子心中,警察的形象是神聖偉大的。   儘管如此,胡沂東初三那年,胡有毛還是力主他考高中、讀名牌大學。但是,胡沂東還是選擇讀周口警校,後來進修了大專。“他覺得這樣能儘快穿上警服。”胡有毛說。   1998年,胡沂東如願以償,當上了一名人民警察。剛入行時,他在基層派出所,最近六七年,他被抽調到縣公安局“打黑隊”。   英勇|沖在辦案一線,被贊“打黑英雄”   今年夏季,西華縣城某小區出現一股惡勢力。得到線索後,胡沂東和同事趙霞偵辦此案。   “每天清晨六七點,我們就到小區,而每晚下班後我們還得再去小區。”趙霞回憶說,經過1個多月的摸排偵查,案件偵破了,多名犯罪嫌疑人被抓捕歸案。   更多的時候,胡沂東是在淮陽縣、鄲城縣、項城市等地打黑一線工作。“一走就是好幾個月,一年也見不上幾回面。”謝慧麗說。而在同事劉明超記憶里,胡沂東在外面“打黑”的日子里,常常在晚上加班時拿泡麵充饑。   因為多年來堅守打黑一線,胡沂東被群眾親切地稱為“打黑英雄”。   昨日上午,記者在胡沂東的辦公室看到,他的辦公桌上有一本紀實文學叫做《報應》。翻開扉頁,一行大字映入眼帘:“正義警官為民為義為理不畏艱難赴湯蹈火,四大惡少心狠手辣必遭報應”。   也許,這正義凜然的文字,正是胡沂東的力量源泉……   線索提供張超  (原標題:9天的昏迷,是他最長的“假期”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